emo书屋 - 经典小说 - 赤鸾(养父女 古言)在线阅读 - 第96章 爹爹吃醋

第96章 爹爹吃醋

    

第96章 爹爹吃醋



    四月初,成熟的果子不多,只有梅子、杏子等少数几种堪堪能食用,大半硕果仍是青涩悬挂在树梢。

    青梅尚未熟透,食用太过酸涩,口感不佳,用以酿酒却是再也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这庄上种着十几棵青梅树,看庄子的管事会在梅果熟透前率人提前采摘一部分拿来酿酒。

    小妖怪这次来得正好,新做了管事的景成恰好带人摘果准备酿酒,喜欢凑热闹的祈云和囡囡两个兴冲冲到树下,也要帮忙。

    唐大人虽不滥饮,却也算得上好酒,不论与人饮宴还是日常用餐,总喜小酌几杯。

    采好青梅,祈云跟庄上的嬢嬢伯伯一起学酿酒,她刻意洗刷了三个大坛子,想多酿一点存起来给爹爹喝,另外还准备了个稍小的坛子,打算少酿一些杏子酒,权做给爹爹调剂口味。

    小囡囡屁颠屁颠跟在祈云后面忙前忙后,人家给爹酿酒的果子洗干净都放进坛中了,她才想起要向她爹也表一表孝心,于是挑挑拣拣,寻了个不小的“坛”,哼哧哼哧半天才慢慢悠悠挪过来。

    祈云看到那么大个缸,楞了一下,问道:“囡囡想独自酿酒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景兰点点头,抹掉额上汗水,累得长呼几口气,“囡囡也想酿酒给爹爹喝。”然后拎起篮子想去多摘些梅果。

    小妖怪跟了过去,囡囡才不到五岁,小得跟个豆丁似的,果树那么高,她哪里够得着?

    之前还嫌弃囡囡太小,跟她玩不到一起的小祈云现在和囡囡玩得不亦乐乎,走到树下一看,她也矮,够不到高处的果子,而低枝上的梅果都被摘完了。

    祈云不服气,大姐大怎么能在跟屁虫面前丢了面子?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于是攀着树枝想爬树,屁股墩儿还没坐到枝桠上,下面就响起一声怒喝:“下来!”

    景成请了唐大人去厅堂用茶,过了不久有下人来报他家大小姐兴致高昂要学酿酒,小宝贝酿酒可不多见,老男人自然要好好看一看,于是在清淮和景成的陪同下散步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过来,远远就瞧见他的心肝儿在往树上攀,不由得心头火起。

    农庄这么多人,她不方便用妖术,完全是靠双手双脚在爬树,万一蹭着了伤着了,又免不了一阵哭哭啼啼,最后心疼的还是他。

    不听话的小东西该好好惩罚!

    顽皮被抓包,小妖怪吓得一个激灵,从树上跳下,低头绞着手指支支吾吾,不敢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站那么高作甚?”唐关负手行至宝贝面前,低头问她。

    “摘……摘果子,给爹爹酿酒喝,低枝上的果摘完了,剩下的太高,我够不到,所以才爬树的。”

    小妖怪起先吞吞吐吐,说到“给爹爹酿酒喝”的时候突然理直气壮,一口气说完,抬眼委屈看他。

    她有什么好心虚的了?

    分明是要给臭爹爹酿酒她才爬树的,气焰升腾的祈云就差对他爹叉腰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摆谱的老男人轻轻应一声,若无其事牵起宝贝的小手,让她带自己去看如何酿酒。

    而景成听到囡囡的话,脸上乐开了花,连人带竹篮一并抱起,让女儿坐在肩头摘果子。

    等酒酿得差不多,景成请唐大人去厅中向他禀报近几日的情况,好让对他信任有加的大人放心,祈云自己继续捣鼓她的酒,指挥人装车。

    这时早上那只金毛狮子狗不知从何处又蹿了出来,站在小妖怪前面,直立起狗躯,两只后爪踮在地面一跳一跳,前爪在空中快速摆来摆去。

    祈云只喜欢鸟儿,这狗子虽然毛绒绒的,毛发金光润泽,但是她对小猫小狗兴趣不大,很小心地侧过身子,怕裙摆沾上狗毛儿。

    对她百般示好,这个坏女人竟然对他不理不睬!

    狗子气得龇牙咧嘴,两只狗爪死死抱住祈云的小腿,趁她跺脚躲避的机会弹跳到她怀里。

    小妖怪又莫名其妙被动抱着傻狗,像捧着只烫手山芋,急忙想甩掉,就听到狗子竟然讲话了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!我才被纣绝冥王赶出来!你要对我负责!”

    声音有一点熟悉,纣绝冥王?祈云高高拎起狮子狗翻来覆去看,“你是鬼界那只看门的犼?”

    “正是本座。”

    傻犼趾高气扬,对小祈云扬起狗下巴,要多倨傲有多倨傲,可惜它被人家拎在空中,看起来十分滑稽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笨,一个门都看不好,被赶出来也算你们冥王终于有了识人之明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犼子气得炸毛,又气势汹汹冲小妖怪龇牙咧嘴,祈云朝它脑袋上砸一下,外强中干的傻狗瞬间萎靡,耷拉着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无家可归,从罗酆山到这里好几千里路,找了你好久,你就收留我吧?”

    “不收。”祈云拒绝得干净利落,她才不要身边多个拖油瓶子,再说了,“你找我做什么?而且也才过去一个多月而已,哪里就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你帮我降服鬼王,都怪你!闯冥府带走了一个鬼魂,冥王责我守门不利,赶我出鬼界,让我拘拿鬼王一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你抓不住鬼王呢?”祈云一脸嫌弃地看着傻犼,毕竟它这么笨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!所以你要帮我,你带走一个鬼魂的事,我就大人大量,替冥王不和你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帮!”小祈云果断继续拒绝,羽族的事儿她都不想管,哪里还想管什么乱糟糟的鬼界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坏女人!你怎么这么坏!那鬼王十凶大恶,不属于人间,放它在尘世不光扰乱阴阳,更有可能酿成大祸,都怪你!”

    “怪我什么?是怪我笨还是怪我没看好门?”小祈云气势不弱于傻犼,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等着人间一片尸山血海,流血漂橹吧。”犼子两条狗臂交叉抱起,语气轻松,一脸撂挑子的神情。

    祈云沉默。

    “好叭,我可以帮你,但是你得认我做主人,得听我的话,事事以我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要管本座吃住,每天我还要泡花瓣浴,你得挑四五个最漂亮的丫鬟来服侍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色狗。

    祈云顺势就想扔它出去,犼子四条腿同时蹦跶,跳回她怀里,“不要了不要了,花瓣浴不要了,美女也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唐关过来,就看到宝贝闺女怀里又抱着那只狗,沉脸准备训斥,祈云怀里毫无眼色可言的狗大爷先声夺人,“你是那个出逃鬼界的鬼魂吧?”

    它竟会口吐人言,而且是个男人的声音,唐关脸色一变,纵使听出它与鬼界有关,也对这只尽会往香香软软的小宝贝怀里钻的sao狗没半分好感。

    “扔掉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爹爹,它……”祈云想跟他解释。

    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不听话!它有用的爹爹,它来自鬼界,我要帮它抓鬼王的,我们养着它吧?”

    小宝贝如此忤逆他,还是因为个男人,唐关脸色更沉,一言不发,扔下抱着狗的女儿径直上车。

    小气鬼爹爹!

    干什么这么小气!

    这都要生气!

    祈云气坏了,动不动就对她摆脸色,凭什么嘛,不理他了!

    紧接着,不过一瞬的功夫她又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若是有个来历不明的女人黏着爹爹对他投怀送抱,还总变作小猫小狗的样子往他怀里扑,她也要吃醋气死的。

    要是臭爹爹像她一样抱着人家不撒手,还找理由狡辩,那更生气了。

    想通这一节的祈云撒手扔了傻犼,一脚踹出个完美弧线,眼巴巴追上爹爹又去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一天之内两次被踹飞的犼子滚在地上“嗷呜嗷呜”:???